2020年白城結婚風俗及流程,白城從提親到結婚的流程

更新:2020-08-17 17:00:14 來源:思而學教育網 www.china596.com

一、婚俗

1.jpg

白城建置以來,各種婚姻形式并存。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的進步,法制的健全,一夫多妻、童養媳(又稱“小接媳婦”“團圓媳婦”)、姑表婚相繼退出歷史舞臺。建國初期,在農村除普通由訂婚、結婚而締結的婚姻以外,婚姻形式還有轉房婚、拉幫套、招夫養子(“坐產招夫”)、入贅(招養老女婿、倒插門)、搭伙、換親等現象存續。

轉房婚 轉房婚俗稱“就伙”。哥哥亡故嫂子下嫁小叔,弟弟死了,弟媳與大伯哥圓房;姐姐病歿,妹妹承接,妹妹辭世姐姐(未嫁)取而代之,民間稱之為“就伙”。一是保持家族的血統純正,不能因為孩子隨娘改嫁改姓導致血緣關系混亂;二是擔心孩子受后父、繼母虐待;三是避免再婚的經濟負擔。

舊時境內有些地方寡婦再嫁時,不能從娘家的門走,要由窗戶出去,再翻墻而出,由再嫁的男方接走。新中國成立后,這些陋俗逐漸絕跡。

拉幫套 民間大車運送貨物陷入泥淖不能自拔,需借用加掛馬匹幫助脫困,稱之為“拉幫套”。“拉幫套”的婚姻是舊時丈夫因病因傷致殘,喪失勞動能力,不能維持家庭正常生計,妻子又不想棄夫改嫁,夫妻雙方同意,由另一單身男性入住,渡過難關,一女侍二夫,稱之為“拉幫套”。拉幫套婚內子女,三人協議孩子的姓氏歸屬。

招夫養子(坐產招夫) 招夫養子婚姻又稱坐產生子。是指家境殷實的家庭,已娶妻生子的兒子去世后,由夫家主持為媳婦招養丈夫,此類婚姻既保持家族血緣承接,又保證贍養老人和子女撫育。招夫后所生子女隨原配夫姓,日后也有財產繼承權。

入贅 境內稱“招養老女婿”“倒插門”。因有女無兒,香火無繼,男方同意入贅。口頭或一紙合約,議定所生子女承接兩家姓氏。

搭伙 指中老年鰥夫、寡婦孤苦無倚,自愿走在一起,相當于“同居”,有合在一起組成伙食團體的意思,故比喻為“搭伙”。

換親 換親之俗時有發生。多發生在子女多的貧寒之家,無力支付昂貴的“彩禮”,協議換親,實乃無奈之舉。故民間有“兩家親戚不走,走一家親戚”“兩條道不走,走一條道”的俗語即指此類婚姻。

白城人把男婚女嫁稱之“終身大事”,標志著一對新人在家族組織,人類繁衍和社會生活中,都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時期,承擔著新的社會責任。白城建置以來,各民族的婚俗均很繁縟,在漫長的傳承變化中,健康的習俗保留沿襲,落后的傳統逐漸消失。

白城漢族婚嫁禮俗在發展傳承中有所簡化,大致可分為訂婚、過禮、相門戶(換盅)、迎娶、拜祖、回門等過程。

訂婚 1949年以前,境內漢族男婚女嫁,基本上是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依照傳統的程序進行。有的直至結婚,男女雙方才見面。舊時,訂婚前過去是男方要女方的生辰八字,以后演變為男女雙方都要對方的生辰八字進行合婚。這些緣于命書上的陳規陋習不知拆散了多少婚姻。1950年《婚姻法》頒布后半個世紀,境內男婚女嫁發生顯著變化。父母之命不再是金科玉律,沒有媒人也可自由戀愛談婚論嫁。但時至今日無論城鄉由媒人或親戚朋友中間介紹的婚姻仍占相當比例。

相門戶(換盅) 舊時,男女雙方經人介紹基本認可后,女方親友團到男方家相門戶,即實地考察男方家庭組成,經濟收入,房屋家電等情況。農村包括庭院、耕地、家畜、農具等均為調查了解的內容。男方設酒筵招待,親友作陪。如果考察結果雙方均無異議,雙方父親在酒桌將斟滿酒的酒杯互換,相碰一飲而盡,稱之為“換盅”。換盅后婚姻關系便確定下來,隨之進行過禮。

過禮 又稱“過彩禮”,無論城鄉,無論貧富都要經過這個程序,只是彩禮的數額,東西的多寡有差別。1950年至1960年彩禮相對簡單,男方給女方數量不等的現金、衣物及必備的生活用品。1960年至1980年基本是“三轉一響”,農村則是“三轉一擰,外帶洋井加一甩手”。“三轉一響”是手表、縫紉機、自行車和收音機。農村“三轉一擰”與“三轉一響”相同,只是多一個手壓井,一甩手是現金500元。當時城鄉形象的稱為“手表要走天的,收音機帶唱片的,自行車帶冒煙的,縫紉機帶碼邊的”。1980年后電器普及,則改為“三電一輪”。“三電”是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一輪是摩托車。2000年后,彩禮除“三電”外,又加了“三金”或“三白”及“移動不動”的內容。“三金”是金項鏈、金戒指、金耳環,“三白”是白金項鏈、鉆石戒指及白銀耳飾。“移動不動”是汽車和房子。近年一些地方“三金”又別出心裁,“三金”改為“三斤”。“三斤”是百元鈔三斤,約人民幣拾萬余元。如此昂貴的彩禮,對于經濟相對滯后,靠天吃飯有時受水旱災困擾的農村家庭,不啻是天文數字。有的老夫婦不僅喟嘆“搓骨頭熬油也拿不出這些錢為兒子說媳婦”。民間有“娶一個媳婦扒一層皮,娶倆媳婦抄家底”“兒子結婚,老子發昏”的諺語。隨著社會進步,生活水平的提高,獨生子女增多,人們觀念更新,訂婚要高額彩禮之風也日漸式微,許多家庭“愛好軋親”,青年男女兩情相悅,視彩禮如糞土,“裸婚”現象屢見不鮮。

擇吉 擇吉又稱“擇日子”,男女雙方同意結婚,選擇雙方均滿意的日子結婚。如公歷農歷都是雙數日,又逢所謂黃道吉日會扎堆結婚,須提前半年預訂飯店賓館。是日,飯店賓館爆滿,飯店不得不采取階梯時間,限制婚禮時間,一上午接待數起婚禮。多數結婚典禮避開所謂的單號日子或者一些所謂的忌日。人們對于這些禁忌不一定知曉所云如何,大多數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理因素作祟。

祭祖 境內習俗,結婚前一天,新郎要上墳拜祖,擺上時鮮供果,上香燒紙,告祭祖先,家中添人進口,后繼有人,并將紅紙壓在墳頭上。墳頭壓紅紙之俗沿襲至今。從祖塋回來請下家譜,叩頭祭拜。民俗漢族家譜除夕請下供俸,正月初五即收入封存,故要請家譜。而滿族家譜則是經年供奉在室內西墻,無須請家譜。進入21世紀,供俸家譜的風氣回升。祭祖之俗可繁可簡,因人因地而異。

迎娶 迎娶之禮最為隆重,因時而異,因人而異,因地而異。舊時城鎮富商巨賈農村地主鄉紳尤重此禮。迎娶這一天,新郎穿長袍馬褂,十字披紅,胸戴大紅花,頭戴禮帽、帽兩側簪花。騎馬或坐轎,大紅紗燈前導,大鑼開道,鼓樂喧天,鞭炮齊鳴。這種娶親陣容是根據狀元及第的派頭傳承下來,不過不用執事,故稱結婚為“小登科”。一般人家用馬、牛車迎娶,甚至步行至夫家,因而境內有“夾包自己去的”俗語。舊時新娘均按延續下來的風俗裝扮,一律紅襖綠褲,沒有“裝新”衣服,則到“賃器鋪”租用,相當于現時到婚慶商店租用婚紗。衣服大小,均不合體。梳髽髻或辮子,發根用紅絨繩纏繞,到夫家后再改梳媳婦頭,腦后盤鬏。穿繡花鞋,稱“踩堂鞋”,這雙鞋只在婚禮這天穿,過后即包裝封存,待此人百年作古后,由兒女再穿在腳上。新娘上轎(上車)前吃一碗“離娘面”,內打兩個荷包蛋,新娘不能將面和蛋全部吃完,要給弟弟妹妹留一半,意為讓娘家婆家日子過得一樣紅火。新娘拜別父母,灑淚登轎或車。有的地方新娘不能自己走著上轎或車,要由娘家哥哥抱著上車,上車后脫掉舊鞋,再換新鞋,其意是不踩娘家地皮,不帶走娘家土,娘家日子越過越富裕。歸途中喜轎或客車大曲大繞,繞道時向里拐彎(由右向左),取向里不向外之意。新娘到婆家門前,暫停片刻,謂之“憋性”,即憋憋新娘個性,使之柔順些。吉時到開始拜堂,新郎前導,新娘壓后,由伴娘攙扶,在紅氈上緩緩前進,直至天地桌前。天地桌放在院中,上面擺著供品,一對燙金紅蠟、紅棗(早生貴子)、大蔥(所生孩子聰明),裝滿高粱的斗(上貼日進斗金的紅斗方),表示日后越過越有,斗里插一桿秤(寓意新娘以后會辦事公平、有準)。在司儀主持下新郎新娘先向天地桌三叩首,稱“拜天地”;然后新郎新娘面對面三叩首(后改三鞠躬)。成禮后新郎用秤桿挑下新娘蓋頭,取“稱心如意”之意。這時是新婚夫婦第一次見面(本屯或前后村除外)。之后由新郎導入中堂拜祖,雙雙向老人跪拜,最后跨門檻上的馬鞍(雙意平安)入洞房。新娘上炕,面朝里盤腿而坐,炕上或被下放一把斧子(或抱在懷里)稱為“坐福”。新娘坐福時要重新裝飾,由“全科”人(父母健在,兒女雙全)用線“絞臉”,俗稱“開臉”,將新娘臉上及鬢的汗毛撥去,重新化妝。新娘化完妝,要入席敬酒,從炕上下來,要蹬高粱口袋,俗稱“步步登高”,小叔子上前拉一下,俗稱“小叔子上前拉一把,又有騾子又有馬”。喜宴過后婆家人要給車老板、壓車的小孩賞錢,婆家要給拿“離娘肉”(必須有肋骨);還有娘家人偷盤子,湯匙等俗令。婚日晚間,要鬧洞房。婆家嫂子鬧房后為新人鋪床,放些花生、粟子、棗、蔥之類的東西,取“聰明伶俐早立子”之意。

回門 婚禮過后3天、7天或9天,夫婦雙雙回娘家,俗稱“回門”。在岳父家住一宿,這一宿有吃夜飯的習俗,稱“宵夜”酒。新婚未滿月,新娘一旦自己回娘家不能在娘家留宿。新婚第一年的元宵節,新娘不能在婆家住,要“躲燈”,俗語“新娘子不躲燈,三年必死老公公”。又不能回娘家,俗語“姑娘看了娘家燈,家里窮得丁打丁”。因此必須去姑姑、姨姨家或親戚朋友家里躲燈。

新中國成立后,婚禮習俗摒棄了許多陳規陋俗,傳承了一些習俗。進入21世紀,所有結婚典禮諸項事宜均由婚慶公司承攬。境內結婚均為車隊迎送,城鎮有條件的均為同顏色、同車型豪華車隊。典禮時,新郎著西裝、新娘著婚紗,婚禮現場燈光變幻搖曳,超大屏幕滾動播出新人照片,由婚慶主持人主持全部流程。有人總結為“五十年代一張床,六十年代一包糖,七十年代紅寶書,八十年代三轉一響,九十年代高檔飯店,二十一世紀個性婚宴講排場”。

网易购彩网-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