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青海結婚風俗及流程,青海從提親到結婚的流程

更新:2020-08-13 16:25:52 來源:思而學教育網 www.china596.com

在青海的漢族婚禮中,融合了很多漢族傳統的古禮和當地藏、蒙、回、土等各少數民族的婚俗習慣,整個婚禮從開始的求媒、說媒……回門、認親等等有幾十道程序要走。其中,最熱鬧的是迎到婆家后的一系列程序

3.jpg

1.說媒

說媒也叫“走茶葉”,是指媒人穿梭于兩家之間說媒撮合的時候,提的禮物就是茶葉。為什么要用茶呢?究其原因,一是茶樹比較特別,明代有個叫郎瑛的人,寫了一本《七修類稿》,里面有這樣的記載:“種茶下子,不可移植,移植則不復生,故以喻女子受聘”。所以,把女子受聘,也叫“吃茶”。《紅樓夢》中就有王熙鳳戲謔林黛玉:“你既吃了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家作媳婦?”青海人延續了這種古俗。第二個原因,是青海沒有茶樹,不產茶葉。茶葉從遙遠的南方千辛萬苦地運送過來,就成了稀罕品。所以到女方家說媒,拿著茶葉顯得比較鄭重。青海人不僅說媒,走親戚看朋友也也喜歡拿茶葉,認為茶葉是貴重禮品,提上茶包就顯示出對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盡管茶葉并不貴。

媒人第一次上女方家提親,就拎上一包茶葉,外面包上紅紙。來到姑娘家后把茶葉放在大紅面柜上,向姑娘的父母介紹婆家的情況,介紹女婿的人品,并且征詢姑娘父母的意見。所以這一次拿的茶葉叫“提話茶葉”,姑娘的父母如果同意,就留下提話茶葉,如果不同意,當然也留下茶葉。把人家拿來的禮物當面退回去,似乎顯得不近情理。只是在吃飯的時候,用招待的飯食含蓄地表達出來,“成了是拉條兒,不成是面片”,如果愿意,就做一頓拉條兒,表示常來常往不斷頭。而如果不愿意,就做一頓面片,媒人一看,也就明白,這樁媒做不成了。當然,在以前,婚事成不成的主要原因,在于講究門當戶對,用青海人的話說,叫“磚大門對磚大門兒,土大門對土大門兒”。如果兩家貧富懸殊,或門第不當,那婚事十有八九是不成的。

姑娘家收下茶包,意味著可以考慮婚事。媒人和婆家人不敢怠慢,抓緊行動。在第三天或第四天,就由媒人拎著茶包再次上門。這一次拎的茶包比較多,分成若干份,每份兩包,外面依舊包上紅紙,分送給姑娘的舅舅、伯伯、叔叔等,有幾個長輩就送幾份。當然,女方家也不閑著,在接到媒人要上門的通知后,早已把這些親眷們請到自家的炕上坐定,備好飯食等待。媒人上門,再次介紹男方家情況,并就婚事如何備辦,征詢女方家的意見。這回提的茶叫“頭回茶葉”,也叫“說茶”,意思是正式說媒。如果姑娘家同意,親屬長輩也沒有意見,媒人則高高興興地吃飯喝酒,箸觥交錯之間,表示已認可了這門婚事,并就訂婚、送彩禮、擇喜日等事項先進行粗淺的商議。

之后,媒人還要選一個日子,第三回上姑娘家送茶葉。當然,這一次送的茶葉就不止單純是茶葉了,還要加上核桃、桂圓、紅棗等干果。拿的分量也多。茶包上面不僅貼紅紙,紅紙上面還要貼上金黃色的雙喜字。這一次的茶葉也有個名堂,叫“桃果茶”,寓意是“討得結果、擇吉定親”。娘家人照例準備豐盛的酒食招待媒人,飯桌上,即把列好的禮單及送禮、訂婚的日子一并告訴媒人,好讓媒人轉告婆家及時準備。當然,現在社會進步了,年輕人相識的機會很多,似乎不用媒人來回撮合了,但在農村,不管小兩口是怎么認識的,在商議婚事的時候,還是要請個媒人,一來便于周旋說和,二來,增加婚禮上的氣氛。一般情況下,媒人在送桃果茶的時候,還要給姑娘送羊毛衫、大衣、皮包、或者首飾、手機之類的。

第三次送茶葉,表示婚事基本定下來了,所以這一次的茶葉也叫“定茶”。

2.訂婚

在以前,舉行訂婚儀式的一個主要內容,就是帶點迷信色彩的“合婚”。還是由媒人出面,把男女雙方的出生年月,生辰八字等寫在一張大紅貼上,這種帖子也有一個專用名字,叫“庚帖”。媒人把庚帖寫好后,再交給雙方的父母,由他們找陰陽先生推算八字,看生辰對不對,屬相和不和,有沒有相克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合婚”。在以前,合婚是個重要的關口,有很多很般配的婚姻,就因為陰陽先生的胡說八道而沒有成。因為,按他們的推算,屬相既合、生辰八字又好的婚姻幾乎沒有幾對。但如果真的合出來是八字不犯、屬相不克的“上上婚姻”,男方就要給女方送一定數量的禮物,包括給姑娘的一套衣物,提的禮品包也不再是茶葉,而是“羊肉方子”和酒。“羊肉方子”就是一塊切成四方形的羊肋巴,每塊大約五六斤重。

現在,這一儀式早已被丟進歷史的垃圾堆中,現在的年輕人結婚,再也沒有“合婚”、“訂婚”這一說,如果有,也是和下面的“送禮”儀式合到一起進行了。

3.送禮

在媒人給女方家送“定茶”的時候,姑娘的父母就把開好的禮單順便交給媒人,上面列著所要彩禮的數目、質地等。彩禮分為兩項,一項是表禮,一項是干禮。表禮就是各色衣物、首飾、化妝品等,而干禮就是現金。當然,這個禮單的數目和當時的社會背景有很大的關系,要符合大多數人家結婚時所要的數量。就是別人家要多少,自己家也要多少,還要看婆家的經濟狀況和自家的經濟實力,不能隨心所欲地胡要,否則就會被別人笑話。

在青海的歷史上,有很長一段時間內,彩禮的數目一般分為二十四表禮,或者三十六表禮。一份表禮就是一塊一丈四尺長的衣料,還有一串穿了五百枚銅錢的錢串。二十四表禮就是二十四塊衣料,二十四串銅錢。這些衣料也分不同的質地,富裕人家送綾羅綢緞,而且還送三十六表禮,貧寒人家就送各色花布、粗布,一般也只送二十四表禮。但絕大多數人家都是綢緞和色布各送一部分,既不顯得寒酸,也可以讓新媳婦縫制不同的衣服。到解放后,送二十四表禮、三十六表禮的習俗慢慢消失了,因為社會發展了,各種賣成衣的商店應運而生,新媳婦就不用自己縫制衣服了。彩禮的禮單也隨之變成了棉襖多少件,四季衣服多少件,毛線多少斤,還要什么牌子的手表等等,還有干禮多少錢。實際上,“干禮”就是娘家置辦嫁妝的這部分費用,娘家陪送給新娘的嫁妝要等于或大于干禮的數目,否則會被婆家人看不起。

后來,隨著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就干脆沒有“表禮”這一說了,娘家開口要多少錢,這一部分錢就包括買衣服和首飾的錢。而婆家也樂得省事,全部送成現金,由新娘子自己去挑選可心的嫁妝。社會發展到今天,獨生子女增多,在婚姻中,似乎沒有“送禮”這一說了,兩家都是一個孩子,都在為孩子竭盡全力,送來送去的沒啥意思。男方家只要準備好房子,女方家就會承擔裝修、買家具、買電器的費用,一切以孩子們今后的幸福為原則。但在偏遠的農村,要彩禮的風氣似乎還很盛行,而且只要干禮,動輒幾萬十幾萬。這份干禮也不陪嫁給女兒,留著給自己的兒子娶媳婦。如此惡性循環,婚姻似乎陷入了一種怪圈之中。

言歸正傳。到了送禮的這一天,媒人帶著男方家的親戚,主要是男方的舅舅、伯伯、叔叔、姑父之類的四到六個人,抬上準備好的彩禮,每份彩禮上都包著紅紙,紅紙上貼著喜字。另外,還要端上一個禮盒,禮盒里裝著紅棗、花生、柿餅、瓜子、葡萄干、桂圓、糖果、蕨麻、枸杞、核桃、松籽、蜜餞等十二樣干果。禮盒上面放著兩塊羊肉方子,同樣貼著紅紙和喜字,這個禮盒一般由媒人端著,除此,還要帶上茶葉兩包,燒酒兩瓶,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往女方家去送禮。

女方家早已做好了準備,請了廚師預備好酒席。炕上也坐滿了親戚,也是姑娘的舅舅、伯伯、叔叔之類。在送禮儀式上,女眷似乎不參與。酒席一般是八盤,這是一道青海人獨創的筵席,菜的樣式、花色、搭配,還有上菜的順序,都有嚴格的講究。當開始上甜食時,也就是上“釀米”、“酥合丸”這兩道菜時,未來的新娘子穿著大紅棉襖,頭上插滿絹花,由一位年長的女眷陪同著,給桌上的人敬酒。男方家的舅舅或伯伯喝下酒后,會在敬酒的托盤里放上一個紅包,或一塊衣料。當然,這是很久以前的規矩。現在,送禮儀式上新郎也參加,而且由于兩人經常見面,新娘也不再刻意打扮。只是,放進托盤中的紅包只會越來越鼓,不敢有絲毫的縮水。

送禮的第二天,女方家準備好羊肉方子一個,茶葉兩包,請媒人回送給婆家,這個儀式稱之為“回酒”。同時暗示婆家,對送來的彩禮表示滿意,將按彩禮的數目為新娘準備嫁妝。

4.備婚

這實際上是結婚過程中的一項重要儀式,以現代社會為例,結婚前裝修房子,采買家具電器,拍婚紗照,新娘子購買首飾、選擇禮服,到結婚前夕訂酒席的飯店,花車的租賃,伴郎伴娘的人選。新娘子的化妝,盤發,選擇婚紗,哪一樣不得要費盡心思,精心策劃?往往在備婚階段因為意見不一致而鬧分手的。所以,備婚是個漫長、復雜而又特別磨人的階段,也是考驗小兩口以后生活能力的階段。

在以前,備婚也很復雜,那會兒男女雙方不見面,不會因為意見不和而打架,但并不意味著沒有矛盾。往往是跟自己的父母鬧,女兒嫌母親陪嫁的少,兒子則嫌父母偏心,給他娶媳婦時掏的錢和別的兄弟一樣多。在或明或暗的嫌隙中,結婚前的籌備工作還是緊鑼密鼓地進行著。特別是新娘家,忙著準備嫁妝。嫁妝分為三部分,一是陪嫁的炕柜、門箱、書架等,這要請來木匠打制。二是各種首飾,包括戒指、耳環、手鐲、簪子、胸壺等,要到銀匠鋪選好款式,請銀匠打制。第三部分就要靠新娘自己動手了,包括四季的衣服,各種刺繡品,還有床上用品,那會兒應該叫炕上用品,被褥、床帳、枕頭都要靠新娘一針一線繡出來。還要給新郎準備一套衣服,婚禮那天當眾穿在新郎身上,叫做“冠帶新郎”。

在結婚的前一天,新娘家一片繁忙,新娘沐浴過后,既由一位請來的女儐相為新娘“絞臉”,就是用一根繃緊的線繩把新娘臉上的汗毛拔去,之后,用一枚煮熟的雞蛋在新娘臉上輕輕揉搓,使臉上皮膚變得光滑滋潤。條件好的人家,還在這幾天里專門煮了梨湯讓新娘洗臉,近親的女眷們送來牛奶、糯米粥、桂圓紅棗湯給新娘喝,讓新娘在結婚這一天顯得容光煥發、光彩照人。

新娘在炕上絞臉的時候,外面的親眷們在忙著為新娘“添箱”,就是親戚朋友們過來隨份子、搭禮。現在多是現金,在以前,都是給新娘送一些衣料或生活用品。最常見的是暖瓶、洗臉盆、鏡子。新娘家準備了豐盛的席面,招待前來“添箱”的親友們,到下午四五點鐘,婆家會打發四個小伙子前來“抬箱”,就是把娘家陪送的大型家俱提前搬過去擺在新房里,但只搬空箱子,不搬親友們添箱的禮物,這些禮物要留到婚禮上給娘家人撐門面。就如現在年輕人結婚時,把娘家陪送的冰箱洗衣機先擺進新房里,到結婚那天只在包裝箱上貼上喜字拉過去。我以為這是現代生活催生出來的,沒想到還有一些古風古韻在里面。在婆家的四個壯小伙抬箱子的時候,娘家也派四個小伙子,把家俱護送到婆家,叫做“押箱”。抬箱和押箱的挑著家具,專門走人多熱鬧的大街。一路上歡笑熱鬧,招搖過市,以此顯擺他家的婚事辦得多么氣派。解放前青海人口稀少,全市只有五萬人,住在城中的更是寥寥無幾,所以彼此都認識,街上的人只要看見抬箱者和押箱者,就知道是誰家和誰家在辦喜事。

到了晚上,前來“添箱”的親友們大多離去,只有幾位至親的女眷們坐在炕上,比如新娘的姑姑、姨媽、舅母等,還有新娘的母親和送親奶奶,她們守著新娘,依次囑咐新娘到婆家去應當遵守的禮節,比如孝敬公婆、和睦妯娌、夫妻恩愛、勤儉持家等等。當然,也教授一些婚禮上應當注意的事項,比如進洞房時要搶先一步,到婆家后幾天不下炕,怎樣和婆婆小姑子斗智斗勇。有的大戶人家,在這天晚上還要請城里有名的唱家來唱曲兒助興,主要唱一些平弦、越弦等。內容也多是宣揚尊老愛幼、克己忍讓的,如《趙五娘吃糠》、《丑女識寶》、《三娘教子》等。

5.娶親

青海人娶媳婦都是在半夜里進行,不能見太陽。一般都是凌晨三點左右出發,趕天亮前把新娘娶回家里。對于這個現象,有研究婚俗的專家認為,這與古代搶婚的習俗有關,很久以前生活在青海這塊土地上的古羌人,地域遼闊、人口稀少,娶妻很困難。故此,只要看到年輕的女性,必定要搶過來做妻子。倒不是說搶婚一定要在夜里進行,而是娶親的人提心吊膽,唯恐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半路上被別人搶去。為安全起見,只好半夜里偷偷摸摸地把媳婦娶進門。

現在早已沒有搶親這一說了,恐怕你前腳搶媳婦,后腳警察就會搶你,但這個奇怪的習俗卻頑強地保留下來了,社會發展到今天,青海人娶親依然是在半夜里進行。在女方家,新娘的親戚們圍著新娘說長道短的時候,男方家已經做好了迎娶的準備。新房里掛著宮燈、喜幛,桌上供著紅鸞喜神的牌位,左右貼著“東王公賜福、西王母降祥”的喜聯,在大紅蠟燭的照映下閃閃發亮……

新郎倌已穿戴一新,以前是長袍馬褂,現在是西裝革履,準備跟著娶親的人去迎接新娘。娶親人主要有媒人、娶親奶奶(娶親奶奶是上有父母公婆,下有兒女,且能說會道的“全可人”)。還有負責抬東西的,負責敲門的,現在還加上了負責攝影錄像的。這些人捧著兩只大紅的喜盒,一只喜盒里裝著新娘上轎時穿的衣服,戴的紅蓋頭,還有化妝品、梳子、鏡子、頭繩絹花等。另一只喜盒里裝著送給娘家人的“離娘肉”,包括羊肉方子、酒、茶葉、紅棗、核桃等,這些東西都是雙數。在以前,還有吹鼓手,三四個人拿著喇叭、嗩吶、竹笛、云鑼等,一路上吹吹打打地往新娘家走來。

到了新娘家門口,只見大門緊閉,悄無聲息。這時候,娶親隊伍中的吹鼓手就走上前去,對著大門起勁地吹打樂器,敲門的人也上前敲打大門,并高聲喊叫。關于喊門的對答,據說也有約定俗成的內容,比如,外面喊:“開門來,我們移花兒來了!”里面問:“你們移的啥花兒?要移到什么地方去?”外面答:“我們移的牡丹花,要移到……”里面又說:“那門鎖著,鑰匙尋不見唄。”外面的人會意,趕忙掏出紅包從門縫里塞進去:“鑰匙在這兒哩,麻煩打開個!”里面突然變得鴉雀無聲。于是,吹喜樂的重新嗚哩哇啦地吹奏起來,敲門的人又開始下一輪的對話。按照青海人的規矩,這個過程要重復三遍。

三遍過后,門突然打開,只見新娘家沖出十幾個身強力壯的小伙子,把娶親人擋在門外,同時搬出一張方桌,上面擺著拴了紅線的酒壺和酒盅。這些人斟滿酒盅,開始給娶親人敬酒,從媒人敬起,喝一個放進去一個,不喝的人不讓進。一時人聲鼎沸,笑語喧嘩,熱鬧的婚禮就此拉開了帷幕。實在不會喝酒的人,也要接過酒盅淺抿一下,否則很難通過這一關,這個過程叫“攔門酒”。

關于“攔門酒”,據說也是搶婚習俗的遺存,是說以前那些強盜們搶媳婦時遭到了娘家人激烈的反抗。喝過攔門酒,進入新娘家,媒人和娶親奶奶就把喜盒里的東西掏出來放在堂屋面柜上,掏一樣給娘家人交代一樣。東西擺完,站在后面的吹鼓手們又把樂器放在嘴上,開始新一輪的吹吹打打。樂聲中,來娶親的人們表情嚴肅,開始焚香、點蠟,并跪拜神位,叫做“敬神祝福”。現在這一儀式早已消失,因為現在的人們已經不敬畏鬼神了。

拜過神位后,即由娘家人請到早已準備好的酒席桌前,款待前來娶親的人,這頓飯叫“上馬席”,條件好的人家準備“八盤”,條件不允許的人家準備“六大碗”。順便說一下,“八盤”和“六大碗”有很大的區別,一是數量上有差別,八盤是八個菜,六碗當然只有六個菜。二是質量上有差別,八盤裝在盤子里,菜的內容一目了然,而六碗是裝在碗里,看著碗挺大,其實底下裝的都是洋芋豆腐青菜,只在碗的上面擺幾片肉裝樣子。酒席中間,娘家人還要給每個來娶親的人都要贈送一個紅包。

在娶親人說說笑笑吃上馬席的時候,這邊的閨房里,新娘在做出嫁前的最后準備,娶親奶奶匆匆吃兩口“空茶”,就是上正菜之前先上的饃饃奶茶,等不及后面的八盤或六碗,就拿著從婆家帶來的娶親用品,開始打扮新娘。以前并不注重化妝梳頭發,只在臉蛋上涂點胭脂,頭上隨便梳兩個“抓角”。值得一提的是,那會兒出嫁姑娘,新娘在娘家并不改發式,還是照著姑娘打扮,只有到了婆家,拜過天地后,才改成已婚婦女的發式,這個習俗在很多地方都流傳著,并不像現在的影視劇、書本中描寫的那樣,新娘在上轎之前就已經發髻高聳,想當然地把人家打扮成已婚婦女。

新娘梳好頭后,便穿上淑衣淑裙,外套“優衣”,這個優衣,必須是正月十五演社火時,給那位叫“胖婆娘”的角色做的戲衣。胖婆娘在社火中暗含著“送子娘娘”的意思,借胖婆娘的衣服,就是暗中祈望新娘身體健康,嫁過來后能生養兒女,所以,那會兒誰家娶媳婦,都要拿錢去租胖婆娘的優衣,就如現在租婚紗一樣。除“優衣”外,新娘戴的蓋頭也頗有講究,是專門到寺廟里找老和尚或老喇嘛包經書的包袱皮,用這樣的包袱皮當蓋頭,大概是沾染了經卷的氣息,有辟邪趨吉,大吉大利的功效吧?這塊包袱皮很珍貴,就由新娘戴到婆家去作為珍藏,新娘的母親另外買一塊紅綢緞送還到寺廟里。

那會兒的新娘出門還要帶兩樣東西,日月鏡和寶瓶。日月鏡是大小兩塊銅鏡,分別掛在前胸和后背,大的那塊叫日鏡,掛在背上,屬陽。小的那塊叫月鏡,屬陰,掛在胸口。新娘身上的兩塊寶鏡,據說發揮著照妖鏡的作用,能照出一切鬼魅邪祟,使它們不敢近前侵害新娘。但是我想,這也是很早以前搶婚的時候,人們為了避免誤傷新娘而想的辦法吧?而“寶瓶”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瓷瓶,內裝五色糧食、錢幣等,意味著新娘將家里的糧食錢財都帶過去了,嫁過去后衣食不愁,不指靠婆家過日子。

與此同時,娶親奶奶還要向新娘的母親討要一樣東西,這是兩只精巧的小碗,裝著滿滿的大米和紅棗,再用紅紙整個包裹起來。這個儀式叫“討飯碗子”。娶親奶奶把討過來的“飯碗子”帶到婆家,交給婆婆,直到新娘生了頭胎孩子,這對小碗才可以啟封使用。

出門的時辰到了,新娘在娶親奶奶和送親奶奶的攙扶下邁出閨房,來到家中的正房,新娘開始大哭,說著不忍離開父母的話語,新娘的母親也大哭,說:“總算你進了神仙一樣的人家……”此時,堂屋地中已擺著一只裝滿糧食的大斗,這只斗跟別的斗有點區別,中間釘著一道橫梁。新娘就在這只斗上象征性地坐一坐,隨即,圍在一邊的人撲上去爭著抓取斗內的糧食,據說這只方斗象征著平安,誰搶上內中糧食就能保證誰平安。好在這只方斗很大,每個人都能搶上一把糧食,所以每個人都能平平安安。

在大家歡笑著抓取糧食的時候,新娘走出房門,手里拿一把紅筷子,背著撒向屋內。有人說,這是“快生貴子”的意思,呵呵,想當然了,這其實是把好運永遠留在娘家的意思。之后,由新娘的哥哥或舅舅抱起新娘,塞進放在門口的花轎內。轎子里已經坐著一個小男孩,俗稱“壓轎娃娃”,一般由新娘的侄子或外甥擔任。

一路上,新娘要不間斷地哭,不能停下。假若停下了,就會遭到別人的恥笑,認為巴不得當上新娘子。即便這樣,還是有一句俗語流傳下來了:“剩飯咋熱是冷的,新娘咋哭是哄的”。時光走到今日,許多繁文縟節已經消失殆盡。然而,舊的禮節消失了,新的禮節在不斷地誕生,比如,現在的新娘化妝,就由專業的化妝師上門服務,一連幾個小時精心打扮,淡妝濃抹,頭發上撒金粉,眼皮上貼星星。光是指甲的修飾,就有千變萬化無數種名堂。臨上花車前,請專業的攝影師拍下全家福,新娘穿著婚紗站在最中間,這也是新娘家族一段美好的記憶。

6.婚禮

花轎到達新郎家門口,頓時樂聲大作、鞭炮齊鳴。在以前,新娘在大門口下轎后要穿過院子進入花堂。院子里掛著大紅燈籠,點著“松蓬”,就是把木料搭成井字形的篝火。照得院內亮如白晝,地上鋪著大紅氈,新郎和新娘并排緩步前行,紅氈不夠用,就由兩三塊倒換著鋪。

花堂里面人聲鼎沸,燈火輝煌,供桌上擺著紅鸞天喜神的牌位,香爐中香煙裊裊,花瓶里芙蓉錦繡。青海人還喜歡擺一溜干果筒子,里面盛滿了紅棗桂圓等干果。印有喜字的大紅蠟燭閃閃發亮,公婆分坐在兩端,由司儀主持婚禮。青海人把司儀叫“贊禮”,贊禮果然嗓音洪亮,神態軒昂,指揮新郎新娘拜天地拜父母。當然,以前的贊禮不會一上來就喊“一拜天地”,而是有一大段的說詞,什么“三份錢馬九柱香,梧桐樹上落鳳凰……”

隨著一聲“送入洞房”,兩邊的賓客突然像受驚了一樣,撲上前去抓住新郎新娘就往洞房里推。據說,誰捷足先登進入洞房,在以后的生活當中,誰就擁有主動權,所以,兩邊的人都拼命把自己的人往前推。往往擠到洞房門口,兩個人誰也進不去,就有聰明的人一把抓下新郎的帽子,朝床上扔去。人沒到,帽子到了,也算搶先了。可憐新娘無物可扔,又蒙著紅蓋頭,只好甘拜下風。不僅如此,在進入洞房的那一刻,婆家的女眷們在廚房內拿著菜刀鍋鏟搟面杖亂剁亂敲,名曰“鍘煞”,說是給新人避邪。

進入洞房,洞房的供桌上再沒有紅鸞喜神了,卻點著一只巨型的油燈,這盞燈是一個包著紅紙的大瓦盆,盆里裝滿了各種糧食,上面覆蓋著一個粗泥碟子,碟子里注滿清油,里面臥著一根染紅的棉花芯子,這盞燈叫“長命燈”,要在洞房里點三天三夜不讓熄滅。新郎用秤桿挑去紅蓋頭,看見新娘美麗的容顏,四目相對,卻不敢傳情達意,因為旁邊就站滿了婆家的女親眷。其中一位端著紅漆托盤,上面放著兩盞“喜茶”,就是奶茶,漂著兩個圓圓的紅棗。新人喝下喜茶后,另一位女眷上前,紅漆托盤里是兩只用紅線拴在一起的酒杯,請新人喝交杯酒,青海人把這個儀式叫“合巹禮”,“合巹”的杯子也很講究,最好是黃楊木的,沒有黃楊木別的木頭也行,但一定是要木制的。交杯酒不能用手端,更不像現在演繹的那樣套著胳膊喝,而是頭對頭地一起去喝,往往新郎和新娘頭碰在一起,就有好事者把兩個人的頭摁住不放,新房里頓時笑聲一片。

在以前,青海人結婚還有“禳床”的習俗,就是撒帳。撒帳必須是男性,若是老漢,就一個人,若是年輕小伙子,就派兩人。撒帳的人手里端著大盤子,里面是滿滿的核桃、板栗、桂圓、糖果和錢幣。他們站在床上,先念“禳床詞”,之后,一把一把地往四處拋撒盤子里的干果,一邊撒一邊還念叨:雙雙核桃雙雙棗,養下娃娃滿炕跑;雙核桃單棗兒,養下兒子叫尕寶兒;單核桃雙棗兒,養下丫頭叫巧兒……新房里的人就搶拾這些東西,據說給新人撒過賬的干果有神奇的功效,撿到核桃的要生男孩,撿到紅棗的要生女孩,撿到錢幣的要發財,撿到糖果的能找上對象,若已經結婚,則預示著一生甜蜜幸福……所以,在新房里撿東西的人你搶我奪,歡聲雷動,人人臉上都喜笑顏開。

在新房里鬧得一片歡聲笑語時,另一間屋子里也是熱鬧非凡,前去娶親的人和娘家送親的人因為勞苦功高,被婆家安排在一起吃酒席,謂之“下馬席”。

7.擺針線

婚禮儀式完成,差不多天也就亮了,新郎要去請新娘的家人來赴席。新郎倌穿戴一新,在“支客”的陪同下出門去,支客就是婆家專門請來在喜事上幫忙的人,每個人都有具體的分工。

新郎和支客們來到娘家,娘家人又擺出方桌敬“攔門酒”,之后,進入房中,將帶來的禮物擺在面柜上,在祖宗牌位前叩頭行禮,意思是,從此以后,我就是你們家的女婿了,我也是這個家庭中的一員了。岳父母滿心歡喜,做長面招待女婿和支客,意思是祝愿這門婚姻天長地久、不要中斷。吃過長面,新郎和支客們還要到新娘的舅舅、伯父、叔叔、姑父七大姑八大姨家去叩頭行禮,這些人家也早已做好準備,搟好長面,做好雞湯臊子,等新郎進門后招待他們,寓意著我們從此以后成了親戚,要長久地來往。這個儀式叫“踩門認親”。

認完親后,新郎和支客們暫且回去,讓娘家人收拾嫁妝。過不長時間,新郎和支客們再次來到娘家門上,誠懇邀請娘家人去赴席。娘家人則假意推辭一番,意思是姑娘給你們當媳婦是應該的,再不好到你家去叨擾等等,新郎和支客們只好又回去。第三次,新郎和支客們再來邀請,這回娘家人不再推辭了,夾裹著包袱,抬著禮盒,大人小孩高高興興地到婆家去吃酒席。

不是娘家人裝腔作勢,而是歷來流傳下來的規矩,新郎必須“三請三邀”,娘家人才肯到婆家。社會發展到今天,這一規矩早已打破,現在的婚禮一般都在大飯店舉行,不用婆家邀請,娘家人早早過去操心張羅。

一干人馬來到婆家門口,婆家人不甘示弱,一張大桌子把大門擋得嚴嚴實實,不喝酒誰也別想進。于是,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娘家人魚貫進入婆家大門。院子里,已經擺好了桌子。等娘家人坐定,支客們便倒上奶茶,端上來馓子、油包兒、點心等食物,有的人家還做一種叫“炒酒”的食物,這個儀式叫做喝“下馬茶”。喝完下馬茶,收拾完桌子,婆家的人都聚攏過來,該是娘家人“擺針線”的時候了。

以新娘的母親為主,幾個女眷把帶來的包袱全部打開,把里面的東西盡數擺出來。衣服、被子、毛毯、床罩之類的大件就搭在院中的鐵絲上,枕套鞋襪荷包針扎之類的小件,就擺在方桌上,當然,貴重物品如手表、首飾、手機,也得一一擺出來,絲毫不敢馬虎。在以前,種些衣物枕套之類,都是新娘親手繡制的,擺出來的意思,就是讓婆家人看看新娘子的針線手藝如何,所以叫擺針線。擺針線的另一個意思,是暗示婆家人,你們送的東西都陪嫁過來了,我們沒有貪污。你婆婆妯娌大姑子小姑子的都看清楚,免得日后挑我們的禮。并且,在你們送的基礎上,我們家額外陪送了多少東西,希望你們心中有數。

針線全部擺出來后,新娘的母親打開一個包袱,拿出一套衣服,由新娘的舅舅親手給新郎穿上,謂之“冠戴新郎”。這里面也有一個說法,如果先穿鞋子,是表示娘家人對新郎非常滿意,日后把他的地位抬得很高;而如果先戴帽子,就有點壓制新郎,讓自己家的女兒占上風的意思。由此可見,婚姻是個多么深奧的事情啊,每時每刻都在昭示著它的復雜和不可操作性。

冠戴完新郎,娘家人還要給新郎的父母,親戚們贈送衣服、鞋襪、枕頭、手巾等禮物。這個儀式叫“抬針線”。抬針線有出門針線和不出門針線之說,出門針線是指給婆家所有的大小親眷每人都有一份禮物,包括已出嫁的女兒。而不出門針線只給公公婆婆,新郎的兄弟們贈送禮物。抬什么樣的針線,根據娘家的經濟情況而定。

抬完針線后,就把外面擺著的衣物絲織品刺繡品之類的收起來,裝入陪嫁過來的門箱之內。全部裝完后,由公公婆婆向箱子內撒核桃、紅棗、錢幣等。娘家人站在一旁起哄,嫌錢幣的響動不夠大,逼著公婆拿出大票子往里扔。所以,凡是做過公婆的人都在喟嘆:媳婦娶到門前,還得一頭牛錢。最后,在眾人的注目下,由小姑子給兩個門箱落鎖。娘家人一般給小姑子一雙襪子或一只針扎作為答謝。由小姑子鎖門箱,大概含有希望小姑子口風嚴謹,不要到母親面前挑唆嫂子是非的意思。

之后,新娘的母親把鑰匙親手交給婆婆,由婆婆打發人把門箱抬到新房之內,擺針線儀式結束。接下來,便擺開宴席招待娘家人,新郎的父親和兄弟們一桌一桌地敬酒,勸大家吃好喝好。請來的支客們在端上香噴噴的飯菜時,還要和娘家客人劃拳喝酒,務必使娘家人全部喝醉,這樣他們才算盡到了職責,心里才高興。

吃飯中間,在一道叫“葛仙湯”的菜上桌時,新娘的母親則要離開席桌,手里拿著毛巾紅包之類,現在還加了香煙和酒,到廚房答謝掌勺師傅,這個禮儀叫“抬上湯”。新娘母親把禮物一一送給廚師,表示感謝。嘴巴會說的還有一套套的謝禮詞,什么“廚長廚長,手藝高強,切得又薄,炒得又香,一條毛巾擦個汗,幾元薄禮謝廚長……”廚長用圍裙擦擦油手,憨厚地笑笑,也說一些恭喜恭喜、花好月圓之類的吉利話。

現在,這一儀式好像反過來了,各大飯店為了爭奪客源,不僅飯菜打折優惠,在結婚儀式上,還要給新郎新娘及家人贈送禮物。給廚師抬上湯?那是哪一輩子的事情。擺針線,也早已不擺了,一是現在的新娘不知針線為何物,二是現在的流行趨勢一天一個樣,流行什么穿什么,誰沒事買一大堆衣服放在家里干什么?所以,這一儀式消失了。

8.鬧洞房

娘家人酒足飯飽,再由新郎和支客們恭恭敬敬地送回家去,這時,天已差不多黑了,支客們收拾完殘席后,開始鬼鬼祟祟地行動起來。原來,他們是為晚上的“鬧房”做準備,商量著怎么“鬧”才盡興。

這時候,新房里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青海人很看重鬧洞房,認為鬧得越兇,小兩口以后的生活會越幸福,所以,很多人是婆家專門請來的。這些人擠在新房里,逼著新郎新娘表演各種節目,語言粗俗,動作放肆,小夫妻倆敢怒而不敢言,只好任他們擺布。即便鬧得過火了,婆家人也不敢有絲毫不滿的表示,因為有個說法,“結婚三天沒大小”,意思是不分尊卑,不論輩分,任何人都可以拿新郎新娘取笑逗樂。新房里鬧得怎么出格,公公婆婆聽見了也只當沒聽見,任其胡鬧。青海人傳統的鬧房節目有“點煙”、“筷子夾針”、“吃懸果”、“糊仰塵”(仰塵就是紙糊的頂棚)等等,據說都非常的不雅。

如此看來,鬧洞房實際上是一個很不好的習俗,那么它為什么就不被淘汰,而是一代代地流傳下來了呢?究其原因,它的存在,自有它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以前,男女雙方在結婚前從來沒有見過面。直到娶進門來挑起蓋頭的那一刻,新郎才知道自己的媳婦長得啥樣子,是俊是丑是健康是殘疾都得要接受,反之,新娘也一樣。兩個從未見過面的人突然要在一起生活,而且還要進行人生實質性的夫妻生活,他們很難一下子進入角色,都存在著非常大的心理障礙。鬧房就是給他們一個緩沖的階段。在眾目睽睽之下,原本陌生的新郎新娘坐在一起,被別人逼迫著做各種親昵的動作,就是在無意間暗示他們,夫妻生活就是這樣子的,所以不必害羞,也不必有顧慮。經過鬧房這一關,新郎新娘的心理障礙減輕了許多,可以坦然地面對以后的生活。

而且,當鬧房的人鬧得心滿意足、盡興離去的時候,有一些小孩子還偷偷摸摸地躲在新房的窗戶根底下,聽新郎新娘都說些什么話,這些小孩子里也包括新娘的小姑子和小叔子,這個習俗,叫做“暔床”。

第二天早晨,婆婆會燒好洗臉水,由小姑子端著,請新嫂子起來洗臉。臉盆里不光是洗臉水,還有婆婆放進去的銀鐲子、銅錢、核桃、紅棗等。新媳婦洗完臉后,要用婆婆的衣襟擦手。同時要給小姑子一個紅包表示感謝。這個儀式叫“盥洗”,預示著一家人相親相愛、團結和睦的家庭生活開始了。

9.鬧公婆

婚禮后的第三天,婆家才開始招待自己家的親戚朋友,也是擺上豐盛的宴席,也是由支客陪著,大家猜拳行令,盡情吃喝,快樂而熱鬧。其間,還有一次熱熱鬧鬧的謝媒儀式。當宴席吃到中間,開始上甜食時,新郎和新娘端著酒壺酒杯,挨桌給大家敬酒,旁邊一位女眷陪著,通常是新郎的大媽或嬸子,她的任務是介紹新娘子認識所有的來客,敬一位就介紹一位:這個是黨家嫂子,這個是姑舅姐姐,這個是上院里的嬤嬤,這個是下院里的嬸嬸……新娘就甜甜地叫一聲,那位親戚在喝下酒的同時往新娘的托盤里放幾塊糖或糖包,預祝他們以后的生活甜甜蜜蜜。當然,現在這些東西早已拿不出手了,放在盤子里的,是清一色的人民幣。這個儀式叫“認新親”,意思是叫新娘認準自己家的親戚六眷。

這邊剛敬完酒,那邊突然有幾個人將公公婆婆拉過來,按在椅子上不由分說地抹起來,給公婆的臉上涂上鍋底的黑灰,為了增加亮色,還要擠進去一些黑鞋油,把臉徹底抹成黑色,再用口紅在兩腮邊畫個紅艷艷的紅臉蛋。之后,給公公反穿上羊皮襖,腰間綁上一根草繩,草繩上拴著火鏟、爐鉤等用具,頭上扣一頂破草帽,叫“煽火草帽”,還要戴上一副用籮卜塊摳成的眼鏡。把公公裝扮成這樣,叫“打扮火爺”。給婆婆同樣反穿上皮襖,腰間綁一只大牛角,耳朵上掛兩只用大紅辣椒穿成的耳環,叫做“牛角婆婆”或“歪辣婆婆”。牛脾氣倔,不好駕馭,惹急了還愛用牛角頂人。辣椒表示厲害,預示著婆婆厲害,不好伺候,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定要處理好婆媳關系。

那么,把公公打扮成這樣又預示著什么呢?如果請婚俗專家來解釋,得要從人類的始祖講起,得要從母系氏族社會講起,得要從古羌人的婚姻習俗講起,那就太繁瑣了。現在的寓意是:你當公公了,要樹立起自己的威信,時刻注意檢點自己的行為,對兒媳要像女兒一樣疼愛,不能干出有悖于人倫的事情。

把公公婆婆打扮好后,摁坐在高椅子上,請出小兩口來敬酒。新媳婦端著酒杯,改口叫爸爸媽媽,叫一聲就得要往托盤里放一次錢,喝一杯酒也要往托盤里放一次錢,直逼得公公婆婆把身上的錢全部掏干凈為止。

10.回門

新媳婦娶過門,該請的客全部請完,該打點的人情也全部打點好了,但婆家并不能就此松一口氣,因為還有很多儀式需要公婆出面操作,比如謝東,就是答謝喜事上來幫忙的支客們。比如打點新娘下廚房,新娘回門等。

其實在整個婚禮上,新娘的父親一直不露面,就是第二天早上去婆家擺針線,他也回避不去。直到婆家招待完全部的賓客,他才拿著給女兒女婿的禮物,帶上一把掛面,到婆家去看望女兒,這個習俗叫“下面”。其實下面也是個很重要的儀式,況且來“下面”的是新娘的父親。婆家早早地做好準備,請親朋好友來陪這位岳丈大人。

不論酒席有多么豐盛,美酒有多么醇香,新娘的父親一定要帶一把面條,還有青菜、咸鹽,甚至調料。酒席吃到最后,還要把他帶來的面條煮好,再由他親口吃下去。關于這個習俗,有一個后娘虐待女兒,最后由婆家伸張正義的傳奇故事,女兒的父親夾到中間很難做人,所以,下面的習俗是他自己帶面條,自己吃。

古詩上說:“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是說新媳婦要在娶來的第三日開始下廚房做飯,但在青海人的傳統婚俗中,新娘子在第八天才下廚做第一頓飯,通常做一頓臊子面,請全家人來吃。臊子面的好壞在于搟面的功夫上,搟得又薄又光,切得又細又長,才被認為是好茶飯。在這一天做飯叫“霸家鬼兒”,看她是否節約糧食柴禾,是否持家有方。在第九天做飯叫“久機靈兒”,主要看新娘子是否聰明伶俐,心靈手巧,是個有生活情趣的人。

之后,便是回門。現在回門是小兩口自己回,在以前,是婆家人傾巢出動,全部都回。說白了,這一天是新娘家回請公婆一家人。也是在清晨天不亮時,一家人提著禮物浩浩蕩蕩地來到新娘家,娘家準備豐盛的酒席招待。席間,兩親家母坐在一起,親親熱熱地有說不完的話。從此,兩個原本陌生的家庭,因兒女的婚姻而走到一起,成了親戚,有著血濃于水的親情和友情。當晚,全家返回,新郎和新娘也跟著回來。

大約過半個月時間,新娘的母親正式邀請女兒回娘家,叫做“坐娘家”,新女婿親自護送到娘家,留下媳婦自己回去。這一回在娘家待五到七天,叫“坐頭回洞月”。新婚夫婦,如膠似漆,新娘的母親把女兒叫回去“坐洞月”,是讓女兒休息幾天。所以說任何習俗都是在生活實踐中產生的。

二.青海傳統與現在的結婚風俗概況介紹

1.青海結婚習俗

青海人娶媳婦都是在半夜里進行,不能見太陽。一般都是凌晨三點左右出發,趕天亮前把新娘娶回家里。對于這個現象,有研究婚俗的專家認為,這與古代搶婚的習俗有關,很久以前生活在青海這塊土地上的古羌人,地域遼闊、人口稀少,娶妻很困難。故此,只要看到年輕的女性,必定要搶過來做妻子。倒不是說搶婚一定要在夜里進行,而是娶親的人提心吊膽,唯恐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半路上被別人搶去。為安全起見,只好半夜里偷偷摸摸地把媳婦娶進門。

現在早已沒有搶親這一說了,恐怕你前腳搶媳婦,后腳警察就會搶你,但這個奇怪的習俗卻頑強地保留下來了,社會發展到今天,青海人娶親依然是在半夜里進行。在女方家,新娘的親戚們圍著新娘說長道短的時候,男方家已經做好了迎娶的準備。新房里掛著宮燈、喜幛,桌上供著紅鸞喜神的牌位,左右貼著“東王公賜福、西王母降祥”的喜聯,在大紅蠟燭的照映下閃閃發亮……

新郎倌已穿戴一新,以前是長袍馬褂,現在是西裝革履,準備跟著娶親的人去迎接新娘。娶親人主要有媒人、娶親奶奶(娶親奶奶是上有父母公婆,下有兒女,且能說會道的“全可人”)。還有負責抬東西的,負責敲門的,現在還加上了負責攝影錄像的。這些人捧著兩只大紅的喜盒,一只喜盒里裝著新娘上轎時穿的衣服,戴的紅蓋頭,還有化妝品、梳子、鏡子、頭繩絹花等。另一只喜盒里裝著送給娘家人的“離娘肉”,包括羊肉方子、酒、茶葉、紅棗、核桃等,這些東西都是雙數。在以前,還有吹鼓手,三四個人拿著喇叭、嗩吶、竹笛、云鑼等,一路上吹吹打打地往新娘家走來。

到了新娘家門口,只見大門緊閉,悄無聲息。這時候,娶親隊伍中的吹鼓手就走上前去,對著大門起勁地吹打樂器,敲門的人也上前敲打大門,并高聲喊叫。關于喊門的對答,據說也有約定俗成的內容,比如,外面喊:“開門來,我們移花兒來了!”里面問:“你們移的啥花兒?要移到什么地方去?”外面答:“我們移的牡丹花,要移到……”里面又說:“那門鎖著,鑰匙尋不見唄。”外面的人會意,趕忙掏出紅包從門縫里塞進去:“鑰匙在這兒哩,麻煩打開個!”里面突然變得鴉雀無聲。于是,吹喜樂的重新嗚哩哇啦地吹奏起來,敲門的人又開始下一輪的對話。按照青海人的規矩,這個過程要重復三遍。

三遍過后,門突然打開,只見新娘家沖出十幾個身強力壯的小伙子,把娶親人擋在門外,同時搬出一張方桌,上面擺著拴了紅線的酒壺和酒盅。這些人斟滿酒盅,開始給娶親人敬酒,從媒人敬起,喝一個放進去一個,不喝的人不讓進。一時人聲鼎沸,笑語喧嘩,熱鬧的婚禮就此拉開了帷幕。實在不會喝酒的人,也要接過酒盅淺抿一下,否則很難通過這一關,這個過程叫“攔門酒”。

關于“攔門酒”,據說也是搶婚習俗的遺存,是說以前那些強盜們搶媳婦時遭到了娘家人激烈的反抗。喝過攔門酒,進入新娘家,媒人和娶親奶奶就把喜盒里的東西掏出來放在堂屋面柜上,掏一樣給娘家人交代一樣。東西擺完,站在后面的吹鼓手們又把樂器放在嘴上,開始新一輪的吹吹打打。樂聲中,來娶親的人們表情嚴肅,開始焚香、點蠟,并跪拜神位,叫做“敬神祝福”。現在這一儀式早已消失,因為現在的人們已經不敬畏鬼神了。

拜過神位后,即由娘家人請到早已準備好的酒席桌前,款待前來娶親的人,這頓飯叫“上馬席”,條件好的人家準備“八盤”,條件不允許的人家準備“六大碗”。順便說一下,“八盤”和“六大碗”有很大的區別,一是數量上有差別,八盤是八個菜,六碗當然只有六個菜。二是質量上有差別,八盤裝在盤子里,菜的內容一目了然,而六碗是裝在碗里,看著碗挺大,其實底下裝的都是洋芋豆腐青菜,只在碗的上面擺幾片肉裝樣子。酒席中間,娘家人還要給每個來娶親的人都要贈送一個紅包。

在娶親人說說笑笑吃上馬席的時候,這邊的閨房里,新娘在做出嫁前的最后準備,娶親奶奶匆匆吃兩口“空茶”,就是上正菜之前先上的饃饃奶茶,等不及后面的八盤或六碗,就拿著從婆家帶來的娶親用品,開始打扮新娘。以前并不注重化妝梳頭發,只在臉蛋上涂點胭脂,頭上隨便梳兩個“抓角”。值得一提的是,那會兒出嫁姑娘,新娘在娘家并不改發式,還是照著姑娘打扮,只有到了婆家,拜過天地后,才改成已婚婦女的發式,這個習俗在很多地方都流傳著,并不像現在的影視劇、書本中描寫的那樣,新娘在上轎之前就已經發髻高聳,想當然地把人家打扮成已婚婦女。

新娘梳好頭后,便穿上淑衣淑裙,外套“優衣”,這個優衣,必須是正月十五演社火時,給那位叫“胖婆娘”的角色做的戲衣。胖婆娘在社火中暗含著“送子娘娘”的意思,借胖婆娘的衣服,就是暗中祈望新娘身體健康,嫁過來后能生養兒女,所以,那會兒誰家娶媳婦,都要拿錢去租胖婆娘的優衣,就如現在租婚紗一樣。除“優衣”外,新娘戴的蓋頭也頗有講究,是專門到寺廟里找老和尚或老喇嘛包經書的包袱皮,用這樣的包袱皮當蓋頭,大概是沾染了經卷的氣息,有辟邪趨吉,大吉大利的功效吧?這塊包袱皮很珍貴,就由新娘戴到婆家去作為珍藏,新娘的母親另外買一塊紅綢緞送還到寺廟里。

那會兒的新娘出門還要帶兩樣東西,日月鏡和寶瓶。日月鏡是大小兩塊銅鏡,分別掛在前胸和后背,大的那塊叫日鏡,掛在背上,屬陽。小的那塊叫月鏡,屬陰,掛在胸口。新娘身上的兩塊寶鏡,據說發揮著照妖鏡的作用,能照出一切鬼魅邪祟,使它們不敢近前侵害新娘。但是我想,這也是很早以前搶婚的時候,人們為了避免誤傷新娘而想的辦法吧?而“寶瓶”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瓷瓶,內裝五色糧食、錢幣等,意味著新娘將家里的糧食錢財都帶過去了,嫁過去后衣食不愁,不指靠婆家過日子。

與此同時,娶親奶奶還要向新娘的母親討要一樣東西,這是兩只精巧的小碗,裝著滿滿的大米和紅棗,再用紅紙整個包裹起來。這個儀式叫“討飯碗子”。娶親奶奶把討過來的“飯碗子”帶到婆家,交給婆婆,直到新娘生了頭胎孩子,這對小碗才可以啟封使用。

出門的時辰到了,新娘在娶親奶奶和送親奶奶的攙扶下邁出閨房,來到家中的正房,新娘開始大哭,說著不忍離開父母的話語,新娘的母親也大哭,說:“總算你進了神仙一樣的人家……”此時,堂屋地中已擺著一只裝滿糧食的大斗,這只斗跟別的斗有點區別,中間釘著一道橫梁。新娘就在這只斗上象征性地坐一坐,隨即,圍在一邊的人撲上去爭著抓取斗內的糧食,據說這只方斗象征著平安,誰搶上內中糧食就能保證誰平安。好在這只方斗很大,每個人都能搶上一把糧食,所以每個人都能平平安安。

在大家歡笑著抓取糧食的時候,新娘走出房門,手里拿一把紅筷子,背著撒向屋內。有人說,這是“快生貴子”的意思,呵呵,想當然了,這其實是把好運永遠留在娘家的意思。之后,由新娘的哥哥或舅舅抱起新娘,塞進放在門口的花轎內。轎子里已經坐著一個小男孩,俗稱“壓轎娃娃”,一般由新娘的侄子或外甥擔任。

一路上,新娘要不間斷地哭,不能停下。假若停下了,就會遭到別人的恥笑,認為巴不得當上新娘子。即便這樣,還是有一句俗語流傳下來了:“剩飯咋熱是冷的,新娘咋哭是哄的”。時光走到今日,許多繁文縟節已經消失殆盡。然而,舊的禮節消失了,新的禮節在不斷地誕生,比如,現在的新娘化妝,就由專業的化妝師上門服務,一連幾個小時精心打扮,淡妝濃抹,頭發上撒金粉,眼皮上貼星星。光是指甲的修飾,就有千變萬化無數種名堂。臨上花車前,請專業的攝影師拍下全家福,新娘穿著婚紗站在最中間,這也是新娘家族一段美好的記憶。花轎到達新郎家門口,頓時樂聲大作、鞭炮齊鳴。在以前,新娘在大門口下轎后要穿過院子進入花堂。院子里掛著大紅燈籠,點著“松蓬”,就是把木料搭成井字形的篝火。照得院內亮如白晝,地上鋪著大紅氈,新郎和新娘并排緩步前行,紅氈不夠用,就由兩三塊倒換著鋪。

花堂里面人聲鼎沸,燈火輝煌,供桌上擺著紅鸞天喜神的牌位,香爐中香煙裊裊,花瓶里芙蓉錦繡。青海人還喜歡擺一溜干果筒子,里面盛滿了紅棗桂圓等干果。印有喜字的大紅蠟燭閃閃發亮,公婆分坐在兩端,由司儀主持婚禮。青海人把司儀叫“贊禮”,贊禮果然嗓音洪亮,神態軒昂,指揮新郎新娘拜天地拜父母。當然,以前的贊禮不會一上來就喊“一拜天地”,而是有一大段的說詞,什么“三份錢馬九柱香,梧桐樹上落鳳凰……”

隨著一聲“送入洞房”,兩邊的賓客突然像受驚了一樣,撲上前去抓住新郎新娘就往洞房里推。據說,誰捷足先登進入洞房,在以后的生活當中,誰就擁有主動權,所以,兩邊的人都拼命把自己的人往前推。往往擠到洞房門口,兩個人誰也進不去,就有聰明的人一把抓下新郎的帽子,朝床上扔去。人沒到,帽子到了,也算搶先了。可憐新娘無物可扔,又蒙著紅蓋頭,只好甘拜下風。不僅如此,在進入洞房的那一刻,婆家的女眷們在廚房內拿著菜刀鍋鏟搟面杖亂剁亂敲,名曰“鍘煞”,說是給新人避邪。

進入洞房,洞房的供桌上再沒有紅鸞喜神了,卻點著一只巨型的油燈,這盞燈是一個包著紅紙的大瓦盆,盆里裝滿了各種糧食,上面覆蓋著一個粗泥碟子,碟子里注滿清油,里面臥著一根染紅的棉花芯子,這盞燈叫“長命燈”,要在洞房里點三天三夜不讓熄滅。新郎用秤桿挑去紅蓋頭,看見新娘美麗的容顏,四目相對,卻不敢傳情達意,因為旁邊就站滿了婆家的女親眷。其中一位端著紅漆托盤,上面放著兩盞“喜茶”,就是奶茶,漂著兩個圓圓的紅棗。新人喝下喜茶后,另一位女眷上前,紅漆托盤里是兩只用紅線拴在一起的酒杯,請新人喝交杯酒,青海人把這個儀式叫“合巹禮”,“合巹”的杯子也很講究,最好是黃楊木的,沒有黃楊木別的木頭也行,但一定是要木制的。交杯酒不能用手端,更不像現在演繹的那樣套著胳膊喝,而是頭對頭地一起去喝,往往新郎和新娘頭碰在一起,就有好事者把兩個人的頭摁住不放,新房里頓時笑聲一片。

在以前,青海人結婚還有“禳床”的習俗,就是撒帳。撒帳必須是男性,若是老漢,就一個人,若是年輕小伙子,就派兩人。撒帳的人手里端著大盤子,里面是滿滿的核桃、板栗、桂圓、糖果和錢幣。他們站在床上,先念“禳床詞”,之后,一把一把地往四處拋撒盤子里的干果,一邊撒一邊還念叨:雙雙核桃雙雙棗,養下娃娃滿炕跑;雙核桃單棗兒,養下兒子叫尕寶兒;單核桃雙棗兒,養下丫頭叫巧兒……新房里的人就搶拾這些東西,據說給新人撒過賬的干果有神奇的功效,撿到核桃的要生男孩,撿到紅棗的要生女孩,撿到錢幣的要發財,撿到糖果的能找上對象,若已經結婚,則預示著一生甜蜜幸福……所以,在新房里撿東西的人你搶我奪,歡聲雷動,人人臉上都喜笑顏開。

在新房里鬧得一片歡聲笑語時,另一間屋子里也是熱鬧非凡,前去娶親的人和娘家送親的人因為勞苦功高,被婆家安排在一起吃酒席,謂之“下馬席”。

2.青海結婚的彩禮

在媒人給女方家送“定茶”的時候,姑娘的父母就把開好的禮單順便交給媒人,上面列著所要彩禮的數目、質地等。彩禮分為兩項,一項是表禮,一項是干禮。表禮就是各色衣物、首飾、化妝品等,而干禮就是現金。當然,這個禮單的數目和當時的社會背景有很大的關系,要符合大多數人家結婚時所要的數量。就是別人家要多少,自己家也要多少,還要看婆家的經濟狀況和自家的經濟實力,不能隨心所欲地胡要,否則就會被別人笑話。

在青海的歷史上,有很長一段時間內,彩禮的數目一般分為二十四表禮,或者三十六表禮。一份表禮就是一塊一丈四尺長的衣料,還有一串穿了五百枚銅錢的錢串。二十四表禮就是二十四塊衣料,二十四串銅錢。這些衣料也分不同的質地,富裕人家送綾羅綢緞,而且還送三十六表禮,貧寒人家就送各色花布、粗布,一般也只送二十四表禮。但絕大多數人家都是綢緞和色布各送一部分,既不顯得寒酸,也可以讓新媳婦縫制不同的衣服。到解放后,送二十四表禮、三十六表禮的習俗慢慢消失了,因為社會發展了,各種賣成衣的商店應運而生,新媳婦就不用自己縫制衣服了。彩禮的禮單也隨之變成了棉襖多少件,四季衣服多少件,毛線多少斤,還要什么牌子的手表等等,還有干禮多少錢。實際上,“干禮”就是娘家置辦嫁妝的這部分費用,娘家陪送給新娘的嫁妝要等于或大于干禮的數目,否則會被婆家人看不起。

后來,隨著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就干脆沒有“表禮”這一說了,娘家開口要多少錢,這一部分錢就包括買衣服和首飾的錢。而婆家也樂得省事,全部送成現金,由新娘子自己去挑選可心的嫁妝。社會發展到今天,獨生子女增多,在婚姻中,似乎沒有“送禮”這一說了,兩家都是一個孩子,都在為孩子竭盡全力,送來送去的沒啥意思。男方家只要準備好房子,女方家就會承擔裝修、買家具、買電器的費用,一切以孩子們今后的幸福為原則。但在偏遠的農村,要彩禮的風氣似乎還很盛行,而且只要干禮,動輒幾萬十幾萬。這份干禮也不陪嫁給女兒,留著給自己的兒子娶媳婦。如此惡性循環,婚姻似乎陷入了一種怪圈之中。言歸正傳。到了送禮的這一天,媒人帶著男方家的親戚,主要是男方的舅舅、伯伯、叔叔、姑父之類的四到六個人,抬上準備好的彩禮,每份彩禮上都包著紅紙,紅紙上貼著喜字。另外,還要端上一個禮盒,禮盒里裝著紅棗、花生、柿餅、瓜子、葡萄干、桂圓、糖果、蕨麻、枸杞、核桃、松籽、蜜餞等十二樣干果。禮盒上面放著兩塊羊肉方子,同樣貼著紅紙和喜字,這個禮盒一般由媒人端著,除此,還要帶上茶葉兩包,燒酒兩瓶,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往女方家去送禮。

女方家早已做好了準備,請了廚師預備好酒席。炕上也坐滿了親戚,也是姑娘的舅舅、伯伯、叔叔之類。在送禮儀式上,女眷似乎不參與。酒席一般是八盤,這是一道青海人獨創的筵席,菜的樣式、花色、搭配,還有上菜的順序,都有嚴格的講究。當開始上甜食時,也就是上“釀米”、“酥合丸”這兩道菜時,未來的新娘子穿著大紅棉襖,頭上插滿絹花,由一位年長的女眷陪同著,給桌上的人敬酒。男方家的舅舅或伯伯喝下酒后,會在敬酒的托盤里放上一個紅包,或一塊衣料。當然,這是很久以前的規矩。現在,送禮儀式上新郎也參加,而且由于兩人經常見面,新娘也不再刻意打扮。只是,放進托盤中的紅包只會越來越鼓,不敢有絲毫的縮水。

送禮的第二天,女方家準備好羊肉方子一個,茶葉兩包,請媒人回送給婆家,這個儀式稱之為“回酒”。同時暗示婆家,對送來的彩禮表示滿意,將按彩禮的數目為新娘準備嫁妝。

3.青海結婚擺針線的習俗

婚禮儀式完成,差不多天也就亮了,新郎要去請新娘的家人來赴席。新郎倌穿戴一新,在“支客”的陪同下出門去,支客就是婆家專門請來在喜事上幫忙的人,每個人都有具體的分工。

新郎和支客們來到娘家,娘家人又擺出方桌敬“攔門酒”,之后,進入房中,將帶來的禮物擺在面柜上,在祖宗牌位前叩頭行禮,意思是,從此以后,我就是你們家的女婿了,我也是這個家庭中的一員了。岳父母滿心歡喜,做長面招待女婿和支客,意思是祝愿這門婚姻天長地久、不要中斷。吃過長面,新郎和支客們還要到新娘的舅舅、伯父、叔叔、姑父七大姑八大姨家去叩頭行禮,這些人家也早已做好準備,搟好長面,做好雞湯臊子,等新郎進門后招待他們,寓意著我們從此以后成了親戚,要長久地來往。這個儀式叫“踩門認親”。

認完親后,新郎和支客們暫且回去,讓娘家人收拾嫁妝。過不長時間,新郎和支客們再次來到娘家門上,誠懇邀請娘家人去赴席。娘家人則假意推辭一番,意思是姑娘給你們當媳婦是應該的,再不好到你家去叨擾等等,新郎和支客們只好又回去。第三次,新郎和支客們再來邀請,這回娘家人不再推辭了,夾裹著包袱,抬著禮盒,大人小孩高高興興地到婆家去吃酒席。

不是娘家人裝腔作勢,而是歷來流傳下來的規矩,新郎必須“三請三邀”,娘家人才肯到婆家。社會發展到今天,這一規矩早已打破,現在的婚禮一般都在大飯店舉行,不用婆家邀請,娘家人早早過去操心張羅。

一干人馬來到婆家門口,婆家人不甘示弱,一張大桌子把大門擋得嚴嚴實實,不喝酒誰也別想進。于是,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娘家人魚貫進入婆家大門。院子里,已經擺好了桌子。等娘家人坐定,支客們便倒上奶茶,端上來馓子、油包兒、點心等食物,有的人家還做一種叫“炒酒”的食物,這個儀式叫做喝“下馬茶”。喝完下馬茶,收拾完桌子,婆家的人都聚攏過來,該是娘家人“擺針線”的時候了。

以新娘的母親為主,幾個女眷把帶來的包袱全部打開,把里面的東西盡數擺出來。衣服、被子、毛毯、床罩之類的大件就搭在院中的鐵絲上,枕套鞋襪荷包針扎之類的小件,就擺在方桌上,當然,貴重物品如手表、首飾、手機,也得一一擺出來,絲毫不敢馬虎。在以前,種些衣物枕套之類,都是新娘親手繡制的,擺出來的意思,就是讓婆家人看看新娘子的針線手藝如何,所以叫擺針線。擺針線的另一個意思,是暗示婆家人,你們送的東西都陪嫁過來了,我們沒有貪污。你婆婆妯娌大姑子小姑子的都看清楚,免得日后挑我們的禮。并且,在你們送的基礎上,我們家額外陪送了多少東西,希望你們心中有數。

針線全部擺出來后,新娘的母親打開一個包袱,拿出一套衣服,由新娘的舅舅親手給新郎穿上,謂之“冠戴新郎”。這里面也有一個說法,如果先穿鞋子,是表示娘家人對新郎非常滿意,日后把他的地位抬得很高;而如果先戴帽子,就有點壓制新郎,讓自己家的女兒占上風的意思。由此可見,婚姻是個多么深奧的事情啊,每時每刻都在昭示著它的復雜和不可操作性。

冠戴完新郎,娘家人還要給新郎的父母,親戚們贈送衣服、鞋襪、枕頭、手巾等禮物。這個儀式叫“抬針線”。抬針線有出門針線和不出門針線之說,出門針線是指給婆家所有的大小親眷每人都有一份禮物,包括已出嫁的女兒。而不出門針線只給公公婆婆,新郎的兄弟們贈送禮物。抬什么樣的針線,根據娘家的經濟情況而定。

抬完針線后,就把外面擺著的衣物絲織品刺繡品之類的收起來,裝入陪嫁過來的門箱之內。全部裝完后,由公公婆婆向箱子內撒核桃、紅棗、錢幣等。娘家人站在一旁起哄,嫌錢幣的響動不夠大,逼著公婆拿出大票子往里扔。所以,凡是做過公婆的人都在喟嘆:媳婦娶到門前,還得一頭牛錢。最后,在眾人的注目下,由小姑子給兩個門箱落鎖。娘家人一般給小姑子一雙襪子或一只針扎作為答謝。由小姑子鎖門箱,大概含有希望小姑子口風嚴謹,不要到母親面前挑唆嫂子是非的意思。

之后,新娘的母親把鑰匙親手交給婆婆,由婆婆打發人把門箱抬到新房之內,擺針線儀式結束。接下來,便擺開宴席招待娘家人,新郎的父親和兄弟們一桌一桌地敬酒,勸大家吃好喝好。請來的支客們在端上香噴噴的飯菜時,還要和娘家客人劃拳喝酒,務必使娘家人全部喝醉,這樣他們才算盡到了職責,心里才高興。

吃飯中間,在一道叫“葛仙湯”的菜上桌時,新娘的母親則要離開席桌,手里拿著毛巾紅包之類,現在還加了香煙和酒,到廚房答謝掌勺師傅,這個禮儀叫“抬上湯”。新娘母親把禮物一一送給廚師,表示感謝。嘴巴會說的還有一套套的謝禮詞,什么“廚長廚長,手藝高強,切得又薄,炒得又香,一條毛巾擦個汗,幾元薄禮謝廚長……”廚長用圍裙擦擦油手,憨厚地笑笑,也說一些恭喜恭喜、花好月圓之類的吉利話。現在,這一儀式好像反過來了,各大飯店為了爭奪客源,不僅飯菜打折優惠,在結婚儀式上,還要給新郎新娘及家人贈送禮物。給廚師抬上湯?那是哪一輩子的事情。擺針線,也早已不擺了,一是現在的新娘不知針線為何物,二是現在的流行趨勢一天一個樣,流行什么穿什么,誰沒事買一大堆衣服放在家里干什么?所以,這一儀式消失了。

网易购彩网-主页